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第五形态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可趁之机
    从紫金山禁锢的区域走出时,张重提着的短刀屡屡有比划。

    不仅仅是张重,张家庄众多人看向紫金山昏睡中的守军时眼神也极为不善。

    众多人没少挨这些军士鞭子,又不乏有人被打得头破血流。

    作为尚武的北境人,张家庄众人确实没那么轻易屈服,发动过数次反抗,直到整个村庄的人被分割成了两部分,丈夫和妻子分开,子女各居一处,才将这种骚乱平息了下来。

    如果说张重等人不痛恨这些守卫,那是没可能的事情。

    “我只是昏睡了他们,一旦嘈杂声大就可能引发惊醒,血腥味则是会引来猎犬等物狂吠,反而会得不偿失”张学舟道。

    简短的劝说,张家庄众人在黑暗中排成了一排。

    没有人发声,又步步跟随前方行进。

    如同黑夜行军,众人穿梭在紫金山的山道密林中。

    偶尔之时,跟随在张学舟身后的张保家只见张学舟停顿片刻,又伸手朝着前方一吹。

    等到他们经过时,沿途的岗哨中守卫都已经处于瞌睡中。

    北山驻军有三千余人,每片山都有千余人驻防,涉及的关卡重重,又不乏民夫等正常工作的人员住处,但张家庄众人穿行过这些关卡时仿若进入无人之地。

    没有一个守卫爆喝出声,也没有猎犬狂吠,更没有干活的民夫深夜跑出来,一切都是静悄悄。

    张学舟此时也只能庆幸这些守军并非驻扎在一片,而是有四处分布呈现网状布防,这给予了他逐个击破的机会。

    他沿着山路行进,时不时又有飞虫在他手中被驯服。

    简单易操作的瞌睡术,搭配上自身妖力,再加上尊上妖体大法力凝聚的阳魄法躯,张学舟施法极为轻松。

    他从未想过一道如此低等的术法在此时此刻可以发挥出无可取代的作用。

    紫金山并不止张家庄一片居住地,而是涉及了十六片住舍区域。

    后方的守卫和巡逻人员会慢慢清醒过来,但只要没有人死亡,没有重物被偷窃走,少有人去查询一群入夜就只能睡觉的民夫。

    而等到有人发现异常,他们大概率已经穿梭到了较为安全的区域。

    张学舟还在半路碰到了从五株山摸黑赶来的张厚土。

    药奴身份和黑夜环境确实带来了太多便利,而大部分人都需要睡眠的情况下也让数千驻军只有数百人保持着夜间执勤,需要针对的人手并没有想象中多。

    更为重要的是北山大修炼者被寿春城钟声所引走,张厚土持着的药奴牌子等级极高,没人敢随便过问。

    张学舟只觉天赐良机,也有着极好的运气。

    从紫金山的一处山坡跃下,脱离了正常道路后,众人已经进入了半安全状态,只需要保持速度在山中穿梭一个时辰,而后翻过一片两人高的栅栏区域,众人就能脱离北山这片驻扎区域。

    “紫金山是打造刀剑和冶金的地方,硖石山是打造甲胄和铸造钱币的地方,你妈在那边编甲,哪怕我们逃了,他们也应该不会落到挨一刀的下场,只是下次想营救的难度会很高!”

    见到张学舟扭头看向了远处,张重也只能出声安慰。

    “是啊!”

    张学舟勉强回应。

    张重哪会明白某些顶级丹药可以吃人。

    有容氏等人的价值并不在于是否认真干活做事,而是在于这些人属于人药的范畴,一旦需求炼丹制药,那必然就有人丧命。

    协助了紫金山这边的张家庄众人逃生,张学舟在今夜可以去探查硖石山,但他很难协助另外一部分人逃出北山。

    而且他不清楚有容氏的住处,深夜再度匆匆赶去硖石山需要挨家挨户询问,能不能找到有容氏等人需要靠运气。

    张学舟此时也是走一步算一步。

    至少这么多年下来,他总算知晓了众人被困的位置,也开始了第一次营救。

    “我先送各位到北山外,再去硖石山探查一番”张学舟道:“如果没能救出那些叔伯婶婶,还望各位勿怪!”

    “对这些人而言,我们就是一片微不足道的浮游”张保家道:“我等在这种地方侥幸逃生感激都来不及,哪有责怪你的道理!”

    浮游难于撼动大树,当过兵的张保家、张重等人非常清楚他们面对是一个什么样的庞大势力。

    这些势力顶层者的一句话,那就决定着很多人一辈子的人生。

    个人的力量几乎不可能推倒这种势力,而一旦被对方察觉发现,这就意味着灾难。

    哪怕是他们此时逃出了紫金山,张重等人也要寻求迅速远离的方法,直到脱离对方的控制范围,甚至找到另外一片能护佑众人的地方。

    时间会很紧,也难有任何耽搁。

    别说此时探查硖石山,能不能真正逃离淮南,避免被追兵所发现才是重点。

    他们逃离的时间只有这一夜,哪怕守卫疏忽,明天也必然会发现张家庄众多人的异常。

    在这种条件下,想完完整整救出所有人几乎没有可能。

    “次弓能在寿春城搞到一些坐骑,我们尽早赶过去寻求坐骑远离这儿”张学舟道:“我们会前去长安城避难,还望各位熬一熬,争取真正逃离这片苦海!”

    黑暗中伴随着低低声的商议,也伴随着手拉手的不断前行。

    等到天边几颗残星显出,张学舟才领着百余人进入到山坳中。

    山坳中已经有四十余匹骏马不断踩踏着小碎步,又有张次弓来来回回不断踱步。

    容添丁则依旧保持着镇定,又有张建刚蜷缩着身体陷入了困倦中。

    等到众多人赶来,张次弓才大喜。

    他跑到张厚木那儿喊了一声爹。

    “快快上马”张学舟催促道:“次弓想想办法看看能不能再弄一些坐骑过来!”

    “我再去寿春城那边一趟”张次弓点头道:“今夜真是天都助我们,寿春城来了两个僧人化缘,在城外立了一颗树喊人!”

    “是那个如来和燃灯”容添丁补充道:“如来此前在寿春城吃了大亏,他现在回来找场子了!”

    “真是天助我等!”

    张学舟大喜。

    他一时明白了远远处寿春城传来钟声的意义。

    普通军士听不太清楚,对钟声没有什么警觉,但这种钟声将李尚和左吾两位大修炼者直接调走,也给予了他今夜的可趁之机。

    epzww.bsp;     80wx.bsp;     8pzw.bsp;     7cct.co
本文链接:https://www.233x.com/121_121068/747162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