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凌天诀 > 第两百一十八章冶长林死
    竟然在开始吞噬自己的生机?

    冶长林回忆自己的战斗过往,很快想到了曾今的那一道月轮。

    一道杀意凛然的目光,射向杨宁。

    那是杀人的眼光,如果不是因为手中握着天阙剑,并且此刻已经进入凡剑之境,恐怕杨宁在这样的眼神中已经受伤。

    “战斜,是你们逼我的!”冶长林咆哮一声,一道巨人自冶长林的身后咆哮而出。

    竟是和冶长林没有任何区别。

    “这就是冶长林的法相!”

    “以由虚而实,是为实仙之境。”

    杨宁盯着这尊法相,陷入了沉思。

    并不是因为杨宁震惊对方的手段,而是想到了自己领悟凡剑之境的时候,那一抹剑光,让自己进入了凡剑之境。

    并且还有曾经的那个老道人,还有那两个老家伙……

    他们的实力,已经几乎深不可测,可是他们修炼法相了吗?

    杨宁不知道,可是杨宁总感觉,这所谓的法相,只不是一种唬人的手段。

    的确,可以帮助自己提升实力,这一刻的冶长林相比于之前,气息竟是真的强了三倍不止。

    “原来,这就是法相。”

    杨宁呢喃一句,不过很快拉回思绪,手中天阙剑再次调动,朝着冶长林不断挥动。

    一道道爆裂的三诛之光芒,不断激射冶长林。

    杨宁相信,刚才的眼神,绝对是这个冶长林对自己动了杀意。

    那么,此刻,就只有先下手为强。

    “战家主,这法相,似乎非常消耗能量……”

    “嗯,曾听家祖说过,要想撑起这道法相,以他的修为,就是撑起来,也需要他体内能量的一半之多。”

    杨宁没我惊讶什么一半的,而是想到了一个可能。

    “这么说来……”

    杨宁想到了刚才战斗的冶长林,难怪他的眼神,如此可怕。

    还有,一个实仙之境的强者,居然体内拥有如此之多的能量,杨宁再想想自己体内……

    不得不说,以他现在的修为和实力,想要挑战冶长林这样的强者,无疑是飞蛾扑火。

    也难怪战家会付出如此代价,也要将这冶家的实仙强者留下。

    一个实仙之境,真的太可怕了……

    杨宁纵然以三诛阵法对其形成爆炸性的伤害,可是依旧还是不能真正的突破冶长林的肉身。

    不过好在杨宁已经有感觉,自己的那道死气,已经开始在冶长林的体内起到了运用。

    随着冶长林启动法相,战斜不得不也利用自己的法相来展开对抗。

    只是战斜心里也有些奇怪,因为冶长林的气息,非常不稳定。

    难道说?

    战斜想到了杨宁唯一一次突破冶长林肉身的机会,也只有这个可能,才能让冶长林的气息如此不平稳。

    既然如此,那就痛打落水狗!

    所以,战斜在法相展开的瞬间,直接就是一顿狂攻猛打,完全不给冶长林机会。

    片刻,属于战斜和冶长林的战斗,已经形成全面压制。

    甚至因为杨宁三诛阵法的全面爆发,一时间冶长林的肉身之上,更是变得鲜血淋淋。

    杨宁知道,想要杀死一位实仙之境,真的太难了,特别是对方这具法相,完全就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波又一波属于战斜的攻击,纵然能够全面压制冶长林,可是想要杀了对方,还是太难了。

    此刻的战斜,也只能寄希望于杨宁。

    因为尽管战斜和冶长林之间,互相实力相当,此刻也全面压制,但是关于冶长林,战斜真的很难杀了他。

    轰鸣声,不断在两道法相之间展开。

    战朝阳盯着两道法相,目光之中,也微微出现炽热。

    战朝阳的修为,已经停留在虚仙巅峰很久很久了,甚至久到已经让战朝阳都快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接手的战家。

    因此,在看到两具法相之后,非常羡慕。

    不过,战朝阳相信,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入这个层次。

    所以,战朝阳羡慕,但是并不嫉妒。

    杨宁也同样在等待,死气入体,纵然对方修为高深,但是想要真正的将其逼出体外,或许在开始之时,还可以,但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因此,只要杨宁和战斜之间互相配合,那么一切都会变得简单很多。

    当然,战朝阳也不是傻子,属于冶长林的弱势,定然是杨宁造成的。

    只是,他是如何做到的?

    战朝阳看着杨宁一脸认真操控阵法,看了很久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是如何做到的?”

    杨宁回头,关于自己的秘密,自然是越少有人知道最好。

    更何况和战家之间,杨宁就真的信任吗?

    战家,能够成为八荒域五大家族之一,其就简单了吗?

    不会的。

    所以有些东西,不能说。

    因此,杨宁开口:“战家主,这是秘密。”

    杨宁直接告诉韩朝阳结果,示意让他不要问。

    战朝阳心里却是更加好奇起来。

    一种能够让实仙强者都忌惮的气息,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战朝阳明显能够感觉到,冶长林的气息在不断减弱,并且……

    战朝阳竟然在轰鸣的中心,看到了冶长林的生机流逝。

    “这到底是什么气息?”战朝阳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可是依旧没有任何猜测。

    因为无论是阵法,还是修炼者的气息,都不可能直接残蚀一个人的生机,除非是受了不可挽回的伤势。

    可是冶长林怎么可能会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势,因此,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杨宁在他的阵法之中,融入了一种可怕的气息,也正是这种气息,让冶长林变成了这样。

    冶长林的气息,逐渐变得颓废起来。

    甚至,可以感觉到,冶长林的生机,竟是如同流水一般,不断流逝。

    仅仅片刻,属于冶长林的生机,竟是瞬间变得宛如一个即将死去的老人,不断在轰鸣的中心,一点点老去。

    战斜的力量也逐渐破坏着属于冶长林的生机。

    再加上杨宁三诛阵法不断的进攻,终于让冶长林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随着法相一声轰鸣,一拳落在了冶长林的法相之上,竟是直接轰碎了冶长林的法相。

    “你……”

    “终究还是败了……”

    战斜看着这个和自己作对无数岁月的强者,也是和自己修为相仿的强者,只可惜这一刻,他终究还是倒在了自己的脚下。

    属于冶长林的生机,还在不断流逝,仅仅只是片刻,冶长林也彻底倒地不起,直接成为了一具尸体。

    甚至,没有任何遗言。

    “这……”

    “就死了?”

    战斜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冶长林确确实实没有了任何生机。

    ……

    城南区的五里之外。

    属于萧家和冶家的强者更是严阵以待,可是这一等待,就是过去了足足七个时辰。

    “怎么会这样?”

    “难道说战家妥协了,并且将大长老留在家中?”

    冶庆平说着,可是心里依旧不安。

    因为在他的前方,城南区战家,瞬息便到。

    可是整个战家,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冶兄,你说这战家会不会真的向大长老妥协了?”

    萧山坼盯着战家的方向,真希望那个地方,可以传来动静,可是久久等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看来,大长老的确很成功。”

    冶庆平望着战家。

    “我们回去吧。”

    “真的希望,这战家会动手。”

    “只可惜……”

    萧山坼有些不甘,毕竟如果能够利用冶家,将整个战家消除,那么在八荒域之中,冶家和萧家,无疑会再度提升一个档次。

    只可惜……

    很可惜啊……

    ……

    战家之中。

    却是回复了往日的平静,不过随着战家很快利用一夜的时间,将战家的建筑恢复之后,一切属于战家周围的幻象,也彻底消散。

    战家再次暴露在人前。

    战家依旧。

    战家依旧在八荒域的城南区。

    杨宁也很快回到了敛财阁,因为杨宁在昨日的一战中感悟了很多。

    因此,杨宁需要突破。

    不过在杨宁闭关的时候,啾啾也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突破趋势。

    很快,在长天之上,劫云汇聚。

    相比于在角勒城,在整个八荒域之中,这样的突破,似乎并不常见。

    不过杨宁因为此刻闭关,充当收取雷龙之灵的重任,就只能落在寰灵身上。

    相对于杨宁,寰灵的精神力相比于杨宁,只强不弱,因此,寰灵在啾啾渡劫的途中,很快就收取了雷龙之灵。

    雷龙之灵在啾啾的面子上,被诸犍直接镇压。

    时间似乎过的很快,在杨宁的房间,能量不断流转,凌天诀更是疯狂流转,杨宁的经脉之中更是汇聚着无数的灵力波动。

    不过杨宁在考虑一个问题。

    法相。

    难道就真的有这样的境界?

    杨宁不知道。

    可是直觉告诉杨宁,这个法相,绝对不能修炼。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一种直觉?

    这不应该。

    可是战斜和冶长林两人,明明修为提升了三倍之多,这难道有假?

    不对,这其中,肯定有自己不知道对方地方。

    也就是说,这个法相,一定有问题。

    只是杨宁暂时不知道。

    不过此次在一旁观战,杨宁并不是一无所得。

    两人的战斗,相比于自己,其中有很多东西值得自己学习。

    所以,自己只需要感悟这些东西,就可以。

    闭关三天,杨宁的房间之中,终于传来了一声轰鸣。

    这是突破的迹象,但是杨宁还是在努力压制,因为自己突破虚仙之境,时间终究还是太短了,尽管已经已经根基无比坚实,但是杨宁心里明白,自己的极境如果再不夯实,那么自己突破实仙之境,就将无比艰难。

    因此,杨宁在灵魂数次努力之后,依旧还是选择了镇压自己突破的趋势。

    杨宁终于走出了房间。

    竟是看到啾啾已经突破虚仙之境,心里多少有些高兴。

    啾啾可不是自己,有先天极瞳为根基,这无疑让啾啾的天赋比自己更加变态。

    所以,杨宁一点都不担心。

    更何况有诸犍把关,啾啾的实力提升,根本不需要自己把关。

    不过杨宁在和啾啾寰灵交流之后,还是找上了诸犍。

    因为法相的这个事,杨宁现在必须要准备了。

    所以,杨宁在这件事上,只能找诸犍

    诸犍是先行者。

    杨宁希望诸犍能够告诉自己。

    因此,杨宁很客气。

    “前辈?”

    “有时间?”

    诸犍单手镇压雷龙之灵,已经有三天之久。

    “先别说话。”诸犍很郁闷,自从自己被杨宁救出来之后,就感觉自己一直欠着这家伙的。

    epzww.bsp;     80wx.bsp;     8pzw.bsp;     7cct.co
本文链接:https://www.233x.com/125_125488/74716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