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道轮回 > 第267章 异域老乡
    “海边集结。”一个命令传来。</br>  两名年青人相视。一位立即化为一道虚影,带着股劲风,掀翻了不少美女的裙子。另一人向地下沉没。这两人消失的速度太快,让他们身边的人,只是望着他们站在地方,好奇的发呆。</br>  海边,海水不断冲刷着,战争留下的地堡。</br>  身穿风衣,戴着墨镜的男子。望了眼,灯塔下的海岸线。</br>  “别想再逃。”</br>  吼叫声,与一道虚影同时到来。风衣男子随手向声音的方向,轻轻挥去一拳。一股霸道的罡风,向来人撞了去。罡风过后,被撞退很远的年青人,双脚在沙滩上,留下两条又深又长的痕迹。双脚一软,年青人跪下,扑倒了。</br>  风衣男子一刻不停的,向大海走去。</br>  “这人,走投无路,要自杀。”</br>  “被我们连续追杀半个多月。还能安然无恙,真是奇迹。”</br>  “王盾局有史以来,最大强度下,谁也承受不住?”</br>  “还用动手吗?”</br>  隐隐约约来了十几位超级战士。他们没有立即行动,而是静观着风衣男子,一步步走向大海。</br>  天空,突然出现一个六芒星阵。霍尔斯的身影,从星阵中显出一半。他一眼看到海中,那个被海水淹没到脖子的人。</br>  “不能让他走。死,要见到尸体。”霍尔斯一声令下。</br>  三名超级战士,踏水而行,到了风衣人的面前。一名全身火焰,一名御风,紧随而来。</br>  “哗——”</br>  平静的海水下,忽然窜出十几个大蛇头来。五名超级战士,连叫喊声都没发出。要么被一口吞下,要么被争抢分食。</br>  霍尔斯一见,瞪大眼睛怒道,“果然,不是善茬。六号预案,启动。”</br>  宁静的夜空,似表演的舞台,打开光灯,投下六道光柱。顿时,一个巨大的法阵,形成光影的牢笼。将风衣人与海蛇囚禁其中。海蛇们,横冲直撞起来。</br>  霍尔斯及其属下,方才发现。海面上,隐藏的可不是十几条大海蛇,而是成千上万。任它们怎么冲撞,也动不了法阵分毫,更别提想逃出去。</br>  “无路可逃,见见真面目吧?”霍尔斯胜券在握,向风衣人喝道。</br>  目前的风衣人,只有一个脑袋露在海水外。海蛇们挣扎一通,溅起的水,让风衣的人流水的头发,沿着脸紧贴着。就算除去大墨镜,怕是也无人轻易认出他。风衣人脸上大墨镜,转向霍尔斯。</br>  这时,宁静的海面上,无风自生浪。浪起的速度,非常快。霍尔斯与属下们,不约而同地的急速,向岸上后撤。</br>  刹那间,海面上的浪升起二十余丈。浪中,一股水柱冲天而起。霍尔斯等人,到了安全地域,驻足再看时。</br>  天空中,投下六道光柱的灯,被水柱击中。水柱落下时,一个巨大的飞行器,随之坠入海洋中。夜空中,虽没了灯,但在灯在位置,出现电闪之光。五团电闪之光,摇摇晃晃的飞走。途中,又两个坠入大海,激起波澜。</br>  “撤。快撤。”</br>  霍尔斯的命令。让属下们非常惊奇。霍尔斯可是不达目的,不放弃的人。目标在面前,主动后撤,属下们都以为听错了。</br>  “啊——”</br>  惨叫声中,数名超级战士,全身被不明之物溶解。其它人才觉悟过来。再想走,已经来不及了。</br>  围猎者,被反猎杀。一时间,形势逆转。霍尔斯不敢多想,利用传送阵逃遁。</br>  霍尔斯一离开。海中的风衣人,一步步走上岸来,爬在沙滩上,大口喘息着。</br>  “哟!还活着呢?”黄潮生从阴暗处,走了出来,说着风凉话。</br>  “还以为,你见死不救呢?”风衣人边说边脱去湿透的衣服,丢到一边,正是失踪许久的教练。</br>  “本来,想看一出大戏。见识下,东西方,两个最隐秘的局里,高手过招是什么样子的。哎!失望。一位直接投海自杀。另一位更没劲,吓跑了。丢人啦!丢的也是半斤八两。”黄潮生走到教练身旁,蹲下身来。</br>  “困兽犹斗,自然是英雄壮举。”教练毫无耻辱的应道,“失手被擒的风险非常高。那么,之前所有努力就要毁于一旦。我们这个级别,生与死都是非常痛苦的。你,想像不到。”</br>  嘿。失败,还说的轰轰烈烈,真是高人。什么东西?黄潮生心里骂道。</br>  “少扯蛋。寻我来,又没帮手了吧?先谈谈价格吧!”</br>  “国家、民族——”</br>  “少来。”教练想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被黄潮生直接给拍灭了。</br>  “凭我们俩的关系。谈钱,伤感情。”教练坐在沙滩上,说道。</br>  “不谈,伤心。”黄潮生说着,捂着自己的胸口,“还有,照顾你老婆、儿子的钱,一并结算了。”</br>  “欠着吧。反正,我也没钱。”教练话入正题,“我一连捣毁了他们不少基地。但是,有价值的不多。这大半个月,他们像发疯似的反扑。凭直觉猜测,应该有人直接踩到王盾局的g点上了。”教练说着,直勾勾盯着黄潮生。</br>  “看我干嘛?”黄潮生说道,“你不叫我来。我可是标准的家庭妇男。”</br>  任黄潮生怎么说,教练的双眼,死盯着他。教练是专业训练出来的。不似黄潮生,完全是野路子。黄潮生的心理再强大,也逃不出专业的审查。</br>  “你是打算,让我认了?还是——”</br>  教练收回了犀利的目光,说道,“小子,才几天不见,心理素质变强大了。无论怎样,你的嫌疑最大。因为,你的个性,我太了解了。你还是自己主动坦白吧。”</br>  黄潮生冷眼盯着教练,嘴角抽动了下,“灵魂制造项目。你先交代吧。”</br>  教练不敢相信的盯着黄潮生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说道,“山中那些东西,是我故意放水,让他们抢走的。”黄潮生心下一紧。教练继续说道,“这些时,我也正在寻找它们的线索。没想到,还是你先行了一步。幸好,幸好。”</br>  “火中取栗?”</br>  黄潮生的问,教练没有回答,说道,“偶然间,得到他们与外星人合作很久。暗影局早有这方面的意向,苦于无门路。这件事,是一个契机。”</br>  话,说的云山雾罩的。黄潮生清楚,教练已经透露了最高机密。余下的,靠黄潮生高超而精密的思想,去推理了。</br>  灵魂制造,王盾局放在教庭所在地的时空裂隙中。事实证明,王盾局也在担心外星人获取。</br>  “暗影局的清洗,是提前计划好的?还是——”黄潮生含蓄的问道。</br>  “一个组合体。”教练望了眼夜空,说道,“我的个性,局里非常清楚。那些东西,落在你的手中了?”</br>  黄潮生点点头,问道,“交给你,能抵了所犯的过失吗?”</br>  “不必交出来。让它们永远的存留在你的手中。”教练的话,让黄潮生非常不理解,他笑道,“清除内奸,建立了联系。局里已经是新气象了。有些事,就当它是笔糊涂账,过去就过去了。”</br>  为什么?黄潮生越发的迷糊了。事关机密,教练不说,是为自己安危考虑了。</br>  “嗯。”黄潮生也望着夜空,说道,“之前的计划。用他们抢劫失落之物,放在拍卖行,引出他们。再大杀四方。结果,一切都变了。人随着变化而改变。”说着,与教练对视一笑。</br>  “气运、灵魂制造,对于星球的生灵是一场灾难。千万不要让它们重现世间。”教练再次叮嘱道,“此次前来,就是毁灭所有资料。”说着,又笑了下。</br>  “这次任务,身份是公,还是私?”黄潮生还是担心的问道。</br>  “为星球。”教练肯定的说道。</br>  “星球?”黄潮生听了一笑,“这借口,真有水平、高度。”黄潮生说完,站起身来,说道,“霍尔斯跟你一样。为达目标,不择手段。走了。”</br>  望着黄潮生的背影,教练也站起身来。与黄潮生背道而驰。</br>  “这么晚,去哪儿了?”</br>  黄潮生闪现到屋里,沙发上传来询问声。一个人,坐起身来。</br>  “一位朋友,被王盾局追杀。去搭把手,别让他死早了。”黄潮生说着,走到沙发前坐下,伸手揽抱着赫卡特。</br>  “就知道,你们我们安顿在这儿。背后,一定有行动。”</br>  黑暗中,黄潮生不必在意赫卡特,骇人的外表。不由的好奇心升起,问道,“将声音与本体分离,是不是一种诅咒?”</br>  赫卡特许久不说话。</br>  开灯声、开门声、脚步声由远及近。</br>  “大晚上不睡觉,还在聊天呢?”小幽睡眼惺忪的问道。</br>  “往后几天,都有名媛聚会。正动员你妈妈,出去散散心呢。”黄潮生岔开话题。</br>  “对了。”赫卡特似想起什么来。</br>  “什么事?”</br>  “小罗素又来请柬了。让你参加酒会。”</br>  “好几次了,再躲避,不太好。要不,我们一家人——”</br>  黄潮生刚要说出自己的打算。赫卡特就站起身来。走到小幽的身旁,揽抱着她。</br>  “我们俩的日程表,早就安排满了。”</br>  “爸爸。妈妈一直担心,你被晾在家里。现在好了,都有事做了,不用担心了。”</br>  “宝贝,我们去休息吧!让你爸爸,好好计划下。”</br>  赫卡特说完,揽抱着小幽离开了。黄潮生伸了个懒腰。</br>  自从有这么一个小家。赫卡特与小幽,早就进入普通人的新角色。唯有黄潮生,依旧游走在边缘上。</br>  “吱吱——”</br>  屋外传来小老鼠的叫声。黄潮生立即从沙发弹身而起,走向屋外。</br>  “你不是对我老婆垂涎三尺吗?怎么,连屋都不敢进?”</br>  黄潮生到来花园里,回望了眼西式小楼,问着面前的小罗伯特。</br>  “她的巫术,太厉害了。我的魔法顾问说了。若非有人相救,我真的会永远变成癞蛤蟆。”路灯下,小罗伯特说着,脸上尽是恐怖的表情。“你们是怎么相识的?”</br>  “哦!他还是老巫婆时,我亲吻了她。”</br>  “啊!”小罗伯特惊呆了,“你连巫婆也敢下嘴?”</br>  “付出多大,回报就多丰厚。”黄潮生有些得意。</br>  “你家的女儿,长的挺不错。”</br>  小罗伯特欠揍的样子,黄潮生当场灭掉他的心,都有了。</br>  “想都别想。”黄潮生耐着性子说道。</br>  “凭什么?”</br>  黄潮生手臂一动,有抽死这崽子的冲动。说道,“我家宝贝立志上大学,作社会精英。”</br>  “这样呀!”小罗伯特垂头丧气道,“宙斯,被露娜他们发现了。露娜好像在准备一个神秘的仪式。对了,雅典娜的石像,你们怎么突然间,都不感兴趣了?”</br>  黄潮生心下一紧,严肃的说道,“对什么感兴趣,还得按别人的剧本走?”</br>  “露娜非常纳闷。”</br>  “天天除了这些小消息。有没有发现,露娜与波塞冬、哈迪斯有什么往来?神域,那么多的神族,出现几位。其它集体玩失踪。多大的事。”黄潮生的抱怨,让小罗伯特直挠头。</br>  看到这情形。黄潮生心下明白。小罗伯特的心智,与西方早熟的类型非常不符合。</br>  东方,曾经盛传。西方的孩子,个个非常早熟。实际接触后发现,被心灵鸡汤灌多了,产生了严重的痛风症。</br>  “你答应,教我变形术的。没有新本领,自然是底气不足。没有实力,怎么进一步去打探消息?”</br>  嘿。刚刚还说是个小屁孩。才一眨眼的功夫,就来讨价还价。还一套一套的。黄潮生与小罗伯特大眼瞪小眼。</br>  “行。你想学什么?”黄潮生马上笑脸问道。</br>  “多谢师父。”小罗伯特扑倒就跪。</br>  让黄潮生大吃一惊。这小屁孩子,对东方拜师的一套,挺在行。黄潮生有种被小屁孩算计的感觉。</br>  “变大变小,怎么样?”黄潮生问道。</br>  “谢师父。”小罗伯特连磕三个响头,才站起身来。</br>  小屁孩子,真不好骗。黄潮生盯着得意中的小罗伯特,心里想道。</br>  于是,黄潮生贴近小罗伯特的耳朵边。将三寸之术的神通,用大白话,一一向罗伯特说道。</br>  不知不觉中,黄潮生向小罗伯特授业,过了一个时辰。</br>  小罗伯特由小蚂蚁大,变回正常体态。一时间欣喜不已。黄潮生打了呵欠,就要回屋。</br>  “师父。变了身,太危险。再教些自我保护的魔法,就完美了。”

    三月,初春。</br>南凰洲东部,一隅。</br>阴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着沉重的压抑,仿佛有人将墨水泼洒在了宣纸上,墨浸了苍穹,晕染出云层。</br>云层叠嶂,彼此交融,弥散出一道道绯红色的闪电,伴随着隆隆的雷声。</br>好似神灵低吼,在人间回荡。</br>,。血色的雨水,带着悲凉,落下凡尘。</br>大地朦胧,有一座废墟的城池,在昏红的血雨里沉默,毫无生气。</br>城内断壁残垣,万物枯败,随处可见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尸体、碎肉,仿佛破碎的秋叶,无声凋零。</br>往日熙熙攘攘的街头,如今一片萧瑟。</br>曾经人来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无喧闹。</br>只剩下与碎肉、尘土、纸张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触目惊心。</br>不远,一辆残缺的马车,深陷在泥泞中,满是哀落,唯有车辕上一个被遗弃的兔子玩偶,挂在上面,随风飘摇。</br>白色的绒毛早已浸成了湿红,充满了阴森诡异。</br>浑浊的双瞳,似乎残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着前方斑驳的石块。</br>那里,趴着一道身影。</br>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衣着残破,满是污垢,腰部绑着一个破损的皮袋。</br>少年眯着眼睛,一动不动,刺骨的寒从四方透过他破旧的外衣,袭遍全身,渐渐带走他的体温。</br>可即便雨水落在脸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鹰隼般冷冷的盯着远处。</br>顺着他目光望去,距离他七八丈远的位置,一只枯瘦的秃鹫,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尸,时而机警的观察四周。</br>似乎在这危险的废墟中,半点风吹草动,它就会瞬间腾空。</br>而少年如猎人一样,耐心的等待机会。</br>良久之后,机会到来,贪婪的秃鹫终于将它的头,完全没入野狗的腹腔内。</br>,,。,。</br>
本文链接:https://www.233x.com/160_160618/74717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