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给我们吧。”

    大型的手术已经做过了,现在需要的调理和康复阶段。

    “入院的名字,能不能换一个,还有住院的这段时间,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他。”

    安以南不确定自己的时间安排,她把人安排在这里,是最好的情况。

    但是也怕他的家人过来,毕竟东北军区那边,自己说了情况。

    他们走不通那边的路子,自然会调查他的情况。

    小康现在的情绪和状态,都需要好好的修整。

    不能让那些人打扰他。

    “我安排。”院长点了点头。

    安以南大致和他说了下情况,让院长心里有些防范,也留了郭哥的电话,有任何事儿,都可以给郭哥打电话。

    “小康,之后我的时间不确定怎么安排,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看你。”

    “你要好好休息,不要瞎想,好好康复。”

    安以南嘱咐了一句。

    小康笑着,“嫂子,我知道了!”

    他知道嫂子为他安排的一切,也从负责人的口中知道了电话的事儿。

    他内心的感激,一直都在积累。

    安以南走了,这次是回了大院。

    “南南回来了!”柳西彩看到来人,虽然一脸的土,衣服又脏又乱,头发毛毛躁躁的,可是她依旧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她家的南南。

    “大舅母。”

    突然归家,她的眼睛有些酸,可能是太久没睡了吧?

    嗯,一定是。

    “上楼去洗洗,下来吃饭!”

    “还是先吃饭?”

    柳舅母说完第一句话,突然意识到不对,南南肯定饿了。

    不然先吃饭,再上楼?

    安以南抓着包,“我先去洗洗,自己也受不了。”

    柳舅母说,“我去煲汤,你外婆睡了,一会看到你回来,肯定高兴。”

    这些日子,老人的觉少了很多,总是在客厅等着。

    白天的时候,更是在院子里停留的时间多。

    每次阿姨问起来,她都会说,“嗨,歇歇。”

    可所有人都知道,她在等孩子归家。

    “大舅母,那我先上去了。”安以南打了一个招呼,就快速跑上了楼。

    她回到房间,锁好门窗,拉上窗帘,立刻进入了空间。

    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

    换了新的衣服,这才走下了楼。

    外婆还不知道安以南回来了,看到从楼上下来的人,她不确定地问。

    “西彩,这个人怎么像我们南南呢?”

    柳舅母赶紧从厨房跑出来。

    而安以南也来到了外婆的身边。

    “外婆,我回来了。”安以南看着已经白了头发的老人,心里酸涩难耐。

    她心里是愧疚的!

    对国家,对部队,对好多人她都没有愧疚。

    唯独对外婆。

    外婆上了年纪了,身体虽然经过调养,已经好了很多。

    可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态。

    “回来就好,让我看看。”外婆笑着,一脸的慈爱。

    安以南转了一个圈,让外婆好好的看看,省得老人担心自己。

    “这么热闹?”云飞从外面回来了。

    他知道今天南南回家,故意早一些回来的。

    “吃饭了。”柳西彩笑了笑,招呼大家过来。

    云飞说,“等等吧,一会云笔也回来。”

    他之前接的任务是护送医护人员去南方,后来他接的任务是驻守南城。

    现在他们这些人回来,自然需要部队的人护送,现在南边这么乱,大家都很注意庇护这些人。

    云笔就带着队伍,护送他们回京。

    不过和他们不同,云笔到京都的第一时间,需要去军部汇报,做任务记录。

    “那可能不够吃,我再去做一点。”柳西彩赶紧回到了厨房。

    她以为就南南回来了,炖的汤也不够喝呀,再多炖上点,实在不够,云飞就不用喝了。

    柳西彩心里暗暗安排着,已经持续了多年的汤,云飞一直等到半夜,妻子已经睡熟了,才发现,根本就没有自己的!

    “三哥!”安以南看到云笔进屋,立刻打了招呼。

    云笔的面色比执行任务的时候,要柔和很多。

    “怎么还等着,你们先吃就行,南南在南边很辛苦的。”云笔说了一声,就赶紧脱了自己的外套,整齐地挂在衣服架上,把帽子也挂上,这才回到了桌子边。

    “都这么辛苦,这不是回来了嘛。”安以南倒是无所谓,虽然忙碌,可每一分,都是自己的收获。

    “你们呀!不愧是云家的人,一个个忙得跟什么一样,还不能说,不能训。”柳西彩无奈了。

    男人这样就算了,可看看云琴,一个月都别想有个电话的人。

    不是出任务,就是在出任务的路上。

    孩子都扔给了婆婆。

    再看看南南,也是这个性子,不是部队的人。

    但是执行起任务来,比谁都拼命。

    自己是一个都说不听啊!

    “大舅母,我想吃鱼了。”安以南撒娇说道。

    柳西彩看了看她,没办法。

    自己家的孩子,只能宠着,“明天给你做,明天回学校吗?”

    安以南想了想,好像得回去。

    “回。”

    安以南抿了抿嘴,柳西彩没有说话,家里的孩子有多忙,她早就习惯了。

    “不过……我晚上回来吃鱼。”安以南笑了笑。

    柳西彩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立刻起身。

    “妈,你干什么去?”云笔看着柳西彩突然起来,直接去了厨房。

    “我要给阿姨写个条子,不要忘了买鱼。”柳西彩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

    其实家长的要求很简单,不是你有多少成就,也不是你有多少钱。

    而是你能常回家看看。

    “南南,我和你说。”柳西彩留好条子后,回到了饭桌上。

    安以南放下了碗,看向了大舅母。

    “现在买东西可方便多了,想要什么,外面都有小摊子,以后你想吃什么,直接告诉大舅母,大舅母给你做。”柳西彩知道南南明天回来,整个人的气场得变了。

    话也多了起来,谁都能看出她的高兴。

    “那我以后,可以天天点菜了。”安以南一脸傲娇的小表情。

    “点!”

    大舅母一挥手,一副她做主的样子。

    整个饭桌上的氛围都发生了改变,外婆也多吃了半碗饭。

    前些日子,孩子不在家,云飞在军区吃饭。

    家里就她们婆媳两个人,有时候云棋会回来陪陪他们,有的时候方红会回来一趟看看。

    她们吃饭都不香,饭还是那个饭,但就是吃不下。

    现在不自觉的,就吃了不少。

    epzww.bsp;     80wx.bsp;     8pzw.bsp;     7cct.co
本文链接:https://www.233x.com/166_166833/74716424.html